大玩家娱乐平台-免费提供各种大玩家娱乐平台! 加入收藏

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分析与实践

核心导读: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分析与实践,理解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似乎并不被同行所重视,仅就企业而言在产权封闭的状态下,会计服务往往聚焦于如何对企业内部资金流通进行监管。由此可见,这种服务定位仍然属于个别功能,即其所释放的服务功能并不具有正外部性。然而,

  理解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似乎并不被同行所重视,仅就企业而言在产权封闭的状态下,会计服务往往聚焦于如何对企业内部资金流通进行监管。由此可见,这种服务定位仍然属于个别功能,即其所释放的服务功能并不具有正外部性。然而,随着网络化分工体系的建立和以供应链成为企业间竞争的主导模式,使得研究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变成可能,也最终成为必要。

  从现有文献对网络化分工组织的论述可知,如以纵向一体化网络组织为例,分处于供应链上下游节点上的企业之间,在完成对产品的生产、销售一体化的同时,也形成了价值链的一体化。从而,在实施成本控制方面已逐渐从个别控制转换为了供应链基础上的整体控制。此时,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则体现在了:成本控制活动的目标、手段和结果上。

  鉴于以上所述,笔者将就文章主题展开讨论。

  一、社会功能分析

  在本文开篇之处已在供应链成本控制的视角下,提出了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其表明,社会功能应建立在释放正外部性的基础之上。那么如何在分析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呢。笔者认为,仍须围绕着成本控制的目标、手段、结果是什么等三个方面来展开。

  (一)供应链成本控制的目标

  从产业经济学视角来考察供应链形成的必然条件,其实则在于因产业内组织间的技术关联性使然,而推动了它们相互间的联合。企业间联合的基础是因为技术,而技术流的不可分性也导致了仅就企业自身实施成本控制,将无法保证纵向一体化的整体成本最优。这就意味着此处的目标应界定为:以整体成本最优的差异化成本控制。而这种建立在释放正外部性基础上的会计服务目标,便成为社会功能分析结论之一。

  (二)供应链成本控制的手段

  供应链成本控制手段也可以理解为成本控制措施,严格来讲这属于工程学的范畴。然而,与成本控制的实体形式相对应的便是,会计服务所提供的资金监管活动。具体而言,“资金监管”同“成本控制”是同一事物的不同方面,即前者的对象是处于价值层面的资本(资金);后者的对象则是处于实物层面的资本(资产)。由此可见,目标管理下的供应链成本控制手段,将通过资金监管活动来体现出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

  (三)供应链成本控制的结果

  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应突出其中的正外部性,这是上文已经提出的观点。因此,会计服务在供应链成本控制的结果上,也应在短板原理的驱使下有的放矢的开展资金监管活动,进而实现整体成本控制最优。当然,能否实现这一结果不仅需要供应链内部评价机制的评判,更需要市场机制利用竞争原则来考核。

  以上三个方面通过引入“供应链成本控制”这一中介,对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进行了分析。然而,若要将其推向实践领域,还需要继续探讨它的实践基础。

  二、社会功能的实践基础认识

  何谓社会功能的实践基础呢。笔者认为,其体现为会计服务的中观和微观两大环境因素。其中,中观是从供应链基础上来看待的,微观则是从企业内部来考察的。不难理解,在产权严格封闭的条件下,即使各企业处于同一价值链条上,但它们仍然具有强烈的个体利益诉求。

  具体而言,实践基础可归纳为以下两个方面:

  (一)中观方面

  以供应链为载体的中观形态,要求打破以往局限于企业内环境的会计服务功能。实践表明,诸多企业(特别是非公企业)都依托第三方机构的会计服务,来解决自身的资金监管问题。以会计师事务所为代表的第三方机构,仍然难以从供应链视角下来考虑资金监管工作;且建立在市场交换原则下服务供给机制,也使得会计师事务所不能越界提供服务。这就意味着,在当前我国市场经济环境下,有关支撑会计服务社会功能的实践基础还不完善。鉴于此,假设:以“核心—外围”结构为特征的供应链体系,可以借助核心企业会计服务的正外部性,协同其它外围企业会计服务的价值取向。

  (二)微观方面

  在目标管理驱动下供应链成本控制目标,构成了链条上各企业内部成本控制的总目标。因此,如果说中观方面侧重于目标分解的话,那么微观方面就应着重进行目标协同。企业内部的会计活动如何能与整体会计服务要求相适应,则成为了能够满足会计社会功能的又一实践基础。笔者始终认为,发挥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首先就应协调好同处供应链和价值链上企业的利益关切。实践表明,纵向联盟往往因利益配置出现偏差而导致崩溃。这里面也有会计服务失范所带来的因素。

  通过建立假设条件,确认了中观方面实践基础存在的可能性:并在条件约束下,也指出了微观方面实践基础存在的可能性。以下,将从会计服务的成本控制上,来体现出社会功能导向。

  三、认识指向下的实践路径构建

  结合以上所述,这里建立社会功能视角下的成本控制模式。根据资金循环公式:G—W—G`可知,应在采购、生产、销售等三个阶段进行全面成本控制。下面以汽车制造企业为例。其中,采购、生产、销售分属于不同企业来完成。

  (一)物资采购环节

  物资采购品项与数量一般根据下游企业产能水平进行确立,而企业产能水平又直接受市场需求状况的影响。目前,在我国汽车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需要建立合理的物资采购成本控制机制。此时,可以采取通过物资规模化采购、储存的模式,这样即能获得上游供应商的价格优惠,又能实现物流运输、仓储成本控制的优化效果。对于非通用物资或关联性不大的部件生产,可以寻求外协来解决。

  (二)产品生产环节

  生产环节是成本控制的重点和难点,基于团队工作模式下的汽车生产流程,导致在成本控制中难以精确到员工个体,这就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的绩效考核。鉴于技术的不可分性,可以将产品生产模块化和项目化,通过预算资金拨付并交由团队负责,将减少成本控制的监督压力。此时,在引入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剩余资金按比例作为奖金发放的激励机制,将极大的增强一线员工的成本控制意识。

  (三)产品销售环节

  销售环节对于企业而言是致关重要的,也是成本的主要发生领域。如何控制建立销售渠道的费用,以及市场人员的人工费用,已成为关系企业成本控制成效的重要问题。对此,笔者还没有形成完善的措施,但仍须在团队范围内建立起成本控制机制。如,可以仿造生产环节所阐述的那样建立销售外包模式,即将成本额定之后交由专门的中间商进行销售,当然可以在生产企业的品牌影响下进行销售。

  综上所述,以上便构成了笔者对文章主题的讨论。不难看出,关乎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的主题较为抽象,很难在现实中找到实践载体,而本文则从供应链成本控制角度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可以预想,未来业界将逐步深化对会计服务功能社会实践的认识。

  四、小结

  当前,在实施成本控制方面已逐渐从个别控制转换为了供应链基础上的整体控制。此时,就在会计活动所释放的正外部性基础上,体现了会计服务的社会功能。可以预想,未来业界将逐步深化对会计服务功能社会实践的认识。



本文来自:大玩家娱乐平台 www.suduxx.com 欢迎记住域名下次再来。

上一篇:中国会计环境与会计发展
下一篇:浅析监狱系统如何发挥会计服务职能